奈绫_

希望我所钟爱的cp都有最好的未来

晨曦如初 【序-1】

Zero.
   宇宙是一个神秘的空间。
   从来没有生物可以去探索这个空间,就算是最高等的人类也不例外。它的神秘是永恒而不可打破的。 
  
   同样,它的变化是莫测而且无法阻止的。

   『xxxx年x月x日』
   宇宙因不明激光扫射而触发行星连环碰撞,爆炸已经严重到将距地球几亿光年外的一整个星系,灰飞烟灭。甚至,爆炸已经危及到了地球。
   已经发生的灾难以及时不时的陨石坠落,让这个可怜星球上的人类一时间惊慌失措。他们疯一般的向自己国家的政府寻求帮助,寻求一个完美的避风港。

    这个“完美”的避风港,同样是那些国家领导人所需求的东西。

one.
   早晨的街道,阳光正好。微风拂过脸颊,扬起地面薄薄灰尘——正是享受生活的大好时机。那些在街道上匆忙走动的人们却并没有时间停下来享受时光,只是匆匆触碰身边凉意,便马不停蹄的赶向自己的目的地。

   一阵急速的风呼呼奔过,留下一红一蓝两个身影。红毛三两步冲到前方,发觉后面的人跟的吃力后又放慢了脚步。

  “冲刺了哦,渚。”领先于前方的赤羽业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对身后的人说道,脸上是毫不保留的笑容。
  “等...等一下啊...业君。”面带潮红的潮田渚气喘吁吁的努力跟上对方的步伐,张了张嘴,努力呼吸外面的空气。

  “渚的体力不行啊,果然是训练不够吗?”
  “走到一半跑去跟别人打架...哈……导致现在需要跑步去学校的人是、是谁啊!”

  “嗯,是我。”毫不在意的承认了的赤羽业收起笑容,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不过这个不能怪我吧?乌间老师当时选宿舍地址就没选好,离学校这么远。”

  “明明就10分钟距离啊!!”调整好呼吸的潮田渚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一脸【不是我的错错的是老师】的友人,突然有一种扶额的念头。

  “还有2分钟就迟到了哟,渚加油啊!”还说着,赤羽业便加快速度向近在眼前的学校跑去。

  潮田渚看着前面那个逐渐加快速的人,突然觉得自己摊上这么个小伙伴心好累。小幅度的摇了摇头,渚做了一次深呼吸,接着便也加快脚步跟了过去。

  终于在打铃前踏进了教室,潮田渚看着早自己十多秒进入教室坐在座位上一脸看戏的样子的赤羽业,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回了自己座位上。
  坐下不久后便响起了上课铃声,跟铃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从教室外传来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铃声停止的同时,高跟鞋的主人——伊莉娜•耶拉比琪站在了讲台上随意地拨动着金色长发。

  “上课了,小崽子们。”伊莉娜拍了拍手,然后注视着这个比起平时来说过于安静的教室,微微皱了皱眉,开始上课。
  这节课简直是伊莉娜有史以来上过的第一堂安静到能听见呼吸声的课,实话说她不是很习惯这么安静的课堂,虽然安静的氛围有利于她的教学,但是比起平时带有同学们嘲讽的课堂,这种只有她一个人在讲话的课堂总是寂寞的。

  下课后,伊莉娜走回了办公室,推开门的瞬间就对着办公室内唯一一个老师发起了牢骚:“乌间我跟你说,今天那群小崽子们特别安静,安静到我不敢想象。”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着坐在后面一张办公桌正在整理着资料的黑发男子,“他们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这么安静可不像他们啊。”
  没有得到回应的伊莉娜默默转回来,拉开椅子坐下准备着下一节课的教学资料。听着上课铃再次响起,身后传来移动椅子的声音,随即桌子上多了一份文件。一脸不解的伊莉娜看着走出办公室的人,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打开,伸手拿出了里面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内容。第一张纸上的《保密协议》几乎放大了数十倍出现在伊莉娜的眼中。略微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迅速地翻看余下的几页。
  “椚丘市将遭到铁化党的入侵,年龄处于12至18岁的少年少女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换句话说目标是中学生。”
  “请不要妄想着目标只有学生,没有用处的成年人是要被抹杀掉的,包括低于他们年龄限制的孩子。”
  “我拥有能够让你们安全逃离的能力,但我必须保证这件事情不被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一旦暴露我将无法再向你们提供逃跑路线。”
  “这份协议对我来说只是一份保障,但是如果你们不想受到伤害的话最好还是同意这份协议。”
  “这份协议不需要你们签名,只需要按照上面的要求做好就行,我自有办法与你们联系。”

  反复看了多次文件的伊莉娜仍然不敢相信这份文件上讲的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在她的印象中,椚丘市属于中立区,并不属于任意一方的领地,铁化派怎么会到中立区来寻找成员?
  除此之外,这份文件没有一处能够表明这份文件是谁送来的,也没有说能够提供逃跑路线的人是谁,某种意义上让人很容易觉得只是某个人无聊透顶的恶作剧。

  而伊莉娜没想到的是———现在的铁化派为了尽早彻底清除掉反化派已经开始不择手段。

  等到伊莉娜想出十几条认为这是个恶作剧的理由的时候……早就放学了。听着铃声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伊莉娜一脸震惊:我不就思考了一下吗怎么就放学了?
  随后看见乌间惟臣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伊莉娜拿着文件起身站在乌间面前:“这份文件,我觉得像是恶作剧,这里可是中立区。而且还没有讲明能帮我们的人是谁,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语毕,伊莉娜拨了拨头发,等着面前的人的回答。

  “你真的有好好看这份文件吗?”乌间惟臣看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一眼,绕开向自己的位置走去,“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要是暴露那个人就无法再提供援助,如果这份文件无意中丢失,暴露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如果没有考虑到这个可能而写上消息的话,那这份文件就和恶作剧差不多了。”

  “说实话我也不太相信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但是刚才有人打电话来通知了逃离时间,是今天晚上9点之前。不管怎样,还是稍微相信一下吧,这关系到这个班级的安危。”乌间整理了一下可能需要的文件,接着向外走去,“你也收拾一下吧,晚一点去学生宿舍那边通知一声,让他们收拾一下做好准备。”
  伊莉娜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开始整理需要带走的东西。

  放学后,椚丘中学的学生都走在这条通往宿舍的街道上。平时喧嚷的街道此时也一片寂静。
  感受到些许不对劲的潮田渚偷偷扯了扯赤羽业的衣角:“业君,觉不觉得今天特别安静?同学们都特别沉默。发生什么事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哦。”赤羽业耸了耸肩,“不过每次考试之前不都这个样子吗?”
  “嗯……可是最近没有什么考试啊。”
  “那就不知道了。”
  之后两人之间也沉默了,就这样沉默着走进了宿舍1楼的食堂。

  众人在依旧寂静的食堂中将晚饭解决了,正准备走出食堂的时候乌间惟臣出现在了食堂门口。
  “都吃完饭了吧?现在马上回各自的宿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下楼集合,最迟20分钟我要在楼下空地见到你们所有人。”语毕,乌间转身走出了食堂。

  所有人即使再怎么不解,也还是回到了各自的宿舍收拾东西。这个老师为他们付出的太多,令他们能够无条件的相信他,去完成他的要求。

  能够这样做的人里面,并不包括赤羽业。

  20分钟后,所有人都集中到了空地上。安静地等待着两位老师的解释。

  “我知道你们现在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乌间顿了顿,“我只能告诉你们有人通知了我会有危险,但是这个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们。”
  “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就现在跟着我走。”说完,乌间转身拎起了自己的东西,向外走去。

  同学们也纷纷拎起自己的东西,准备跟上老师的步伐。只有赤羽业一个人站在原地。潮田渚向前走了几步,回头发现赤羽业还站在原地,走近了一些低声问道:“业君,怎么了?”

  赤羽业没有回答潮田渚的问题,而是直接向着乌间惟臣的方向开口:“乌间老师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不是一场恶作剧?跟你提供消息的人是你能信得过的吗?这里是中立区,能发生什么?而且,如果真的会发生什么,待在自己的大本营不是更好吗?我认为待在这里能够更好的躲避危险,毕竟我们对这里更加熟悉不是吗。”

  如赤羽业所想的那样,乌间惟臣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正视着赤羽业:“赤羽同学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你解释我为什么会相信这个人,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如果你能相信我,就不要问太多的问题。”

  赤羽业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打断了他的话语。在他的背后,橘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随后响起了杂乱的枪声,枪声中夹杂着尖叫声。
  赤羽业转身看着被光芒照的一片明亮的天空,呆滞在原地。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曾经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现在他发现,他只不过是在浪费所有人的逃跑时间。

——————————————
☆屯了近一年的大长篇终于发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这篇其实是联文√艾特一下联文的那个特别可爱的宝贝 @纸砚茶昔子
☆写的很渣我造_(:_」∠)_建议啥的随便砸我都接受。
☆大概会更新的很慢......
☆不知道说啥了但就是想凑五颗星

无话可说。

Shiki三次事多:

是的,我的文章被抄襲了。(圖p1)

我先不說是被抄哪篇文……我覺得那樣的開頭和那樣的人物設定應該會有人看得出來。

可以的話我並不想掛人,雖然我在QQ空間發難一次了(只是沒什麼人注意到),但是看到抄襲者(圖p2)那樣如此沒誠意的道歉(圖p3),明明是個人的抄襲行為卻意圖將整個CP圈牽扯進去造成CP圈之間的對立,也沒有向被抄襲的寫手們道歉,讓我覺得這事我沒法忍。

抄襲者 @Por Bem 將我本人的業渚同人文《》抄襲並改寫為圖p1的叶黄文,但該文章在另一宗抄襲事件(詳參米Q太太的這篇)爆發後已被隱藏,無法作調色盤比對。但抄襲者曾向其他人討論文章修改細節的內容(圖p4~p9)即可看出,抄襲者是將《願》這篇文的內容改寫成自己的。在此感謝感謝珞太太和米Q太太願意提供證據,以及通知我文章被抄襲。

抄襲者在請他人幫忙修改文章時只有提供原文的片段字句,使得協助修改文章的人不知道這是一篇被抄襲的文,而且從片段斷章取義後的討論內容看在原作者我的眼裡,非常不舒服

我喜歡我寫出來的每一篇同人文,《願》在我的心目中更是能排上前幾名,該文章所想表達的並不是從片段就能看出來,然而因為抄襲者的行為使得《願》的內容被曲解誤解,是對原作者莫大的傷害——我看到對話內容的時候心情很差,真的很差,抄襲者責無旁貸

 

 

本人在此聲明:

1.所有關於抄襲的對話內容及截圖已獲得相關人士授權轉載或張貼。

2.若抄襲者自認清白,還請提供該文章原文供大家比對

3.若證實無抄襲嫌疑,本人將刪除此聲明並另發公告以示當事人清白;若證實確屬抄襲,請抄襲者 @Por Bem 將抄襲的文章刪除,並向被抄襲的寫手們道歉

3.本篇抄襲證明可任意轉載,直到抄襲者 @Por Bem 出面解決事情為止。

4.相關CP tag會掛上2~3天,佔tag致歉

【本宣】Se revoir

啊啊啊啊啊!!!!等了好久终于等到本宣!!!

赤翼永燃:

终于!


早有____立上头:




基本信息:


刊名:Se revoir
原作、cp:暗杀教室 业渚
规格:A5
字数:15w+
价格:60RMB
语言:简体中文


主题:七年组/重逢




贴吧:http://tieba.baidu.com/p/4720419737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6122


微博:http://weibo.com/u/5371328579/home






#手把手教你如何做到接吻十几hit#

潮田渚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完了。

天知道他一个通过了教师考核的人为什么要来这样一个地方教人接吻,当渚知道教的是接吻以后还有些庆幸原来比琪老师有教过技巧一类的东西。

可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会有教这种东西的地方!!!

有什么是比被以前同学看见并教导还要绝望的事?

对潮田渚来说大概就没有了。


突然脑袋抽了一下的脑洞...
占tag抱歉(´・ω・`)

杀戮天使Z&R小段子

part 1
【我记得zack你讨厌欺骗,在B1的时候我骗了你不是吗】
【啊,那怎么了】
【当时为什么不动手】
【...我不知道】
【明明触到了zack的底线?】
【...你这小鬼问题怎么这么多】////

#zack难得一见的脸红#

part 2
【先生,请你将帽子摘下来】
【...哈?】一脸懵逼
【先生,请你将帽子摘下来】
【啧怎么到我时间这么长?明明那个小鬼很快就通过了】
【先生!请你将帽子摘下来!】
——ray跑过来
【不好意思他听不懂】转身看着zack【zack,他是要你把帽子摘下来,不然他不然你通过的】
【啧真麻烦】不情愿的将手伸向了帽子【现在可以了吧】
【先生你可以走了】
【可以了zack】
【啊啊真麻烦,要不然把这里砸了吧】笑
【不可以!】拉着zack向前走去
【我知道了】反手牵着ray大步走去【快走吧,在这里时间太长了】
【...嗯】

#论语言不通的zack如何过海关#

↑还好有ray在

请自动将某些对话换成zack不懂的外语(´・ω・`)

part 3
【当时对那家伙挺感兴趣的,就给了5秒时间逃跑,不过还是被抓回来了】zack一脸不在意的说着
【5秒吗...我当时只有3秒的时间来着】停在原地【比我还多2秒】
——也就是zack认为比起我那个人更有趣些?
【ray,你在发什么呆,走了】转过身看着拉开了距离的少女
【没事...走吧】
——小鬼都这么麻烦吗?

#ray也是会吃醋的人#

zack情商掉线大概只是因为智商不高吧x

part 4
【zack该起来了,快中午了】煮好午饭的ray走进房间戳了戳床上的春卷
【我·好·困】于是zack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吃完午饭再睡】介于手短,ray干脆跪在床沿晃了晃zack
【啊真是的都说了我很困啊】拉开被子将少女扯入怀中当抱枕抱住
【午饭会凉的...】楞了几秒后ray开始挣扎
【小鬼别动】固定住了ray四肢的zack安稳的睡去
【......】试图挣开无果后,ray就这么在zack怀里睡着了

【谁来安慰一下寂寞空虚冷的我?】桌上的午饭这么想着

#zack的起床气也萌萌哒#

part 5
某一天zack换绷带的时候,用小刀打算把嘴附近的绷带割开,没想到划伤了嘴角
【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说着将小刀扔在了地上并跳起来踩了几脚

一旁的ray目睹了全过程
【zack你就不能用剪刀吗...】

#zack的智商感人#

一千零一夜

Day  Zero

————决定了吗?
“嗯,我决定了。”

————即使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嗯,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不是吗。”

————每一次转世你们...是没有记忆的,能不能遇到还是一个问题,更别说陪伴甚至守护了。即便如此,也不后悔吗?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不会改变。”

————好吧,那么你就以不同的身份守·护他一千世吧!如果他能平安过完这一千世,那么我会尽我最大能力恢复他的。
“......我知道了。”

————败给你了。

——————————————————TBC ?

算是存个梗?也不算吧...
这便是传说中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东西(´・ω・`)










其实只是看时间隔太久想刷一下而已(´・ω・`)
应该不会有人看到这个不知道啥玩意的以及上面那句话吧(๑•̀ㅂ•́)و✧

岩鳶幼稚园~关于睡觉的问题

最近,叶月渚小朋友发现,睡完午觉以后,七濑遥的床铺总是空无一人,而橘真琴的床铺总是多出来一个七濑遥。

所以他很好奇地去问了:“呐呐,小遥,为什么你每次睡午觉都要跑去小真那里去呢?”话说,要是觉得小小遥会告诉你的话那你就太天真了好吗!

事实证明,小小遥不但没有告诉小小渚原因,还冷冷地盯了他三秒再加一句:“要你管!”

能抵挡住小小遥的冷淡攻击的大概只有小真琴一个人,小小渚在听到这么冷淡的话后,很夸张+很少女地坐倒在地上,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抹眼泪。当然小小遥是不会吃这一套的,转身就走。

如果被这点挫折打击到的话那还是叶月渚吗!

“哼哼,小遥以为他不说我就没法知道了?还有小真在嘛!去问小真~”于是小小渚跑走了。

“呐呐,小真,为什么小遥喜欢跑到你的被窝里和你一起睡觉?”

“诶?”小真琴转过身来,抓抓头发,“大概因为每次去对方家住的时候都睡一个床,睡习惯了吧?”

“原来如此......”小小渚若有所思地走了。

———————第二天中午———————

午睡时,小真琴和小小遥像以往那样睡在一个床铺上,盖着同一张被子。当午休时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小真琴的被子中突然多出来一个人,然后两个人都醒了,同时看向被子中多出来的那只小小渚。

被发现的小小渚嘿嘿一笑:“让我也跟你们一起睡吧~”

“不要,好挤!”说着,小小渚就被小小遥给推出去了。

从此,每天中午午休时,都会重复上演着小小渚钻进被窝然后被小小遥推出去的场景。

——————————【咱发文都超没自信的...看了文的能给我点建议啥的嘛?o(* ̄▽ ̄*)ブ我已经做好收不到建议的准备了...】

岩鳶幼稚园~关于吃饭的问题

“唔...”小小遥看了早餐以后,慢慢的放下了筷子。

“肿么了吗小遥?”对面的小小渚一边塞食物一边问着几乎没有动过早餐的小小遥。

“小遥乖,这里是学校,不可能每一顿都有青花鱼的对吧?你好好的把早餐吃完,说不定中午就有的吃青花鱼了呢?”小真琴安慰道。

小小遥在听到【中午有的吃青花鱼】之后,立马眼睛就发光了并快速地吃完了早餐。

————————午饭时间————————

“唉......”小小遥再次放下了筷子,并且趴到了桌子上。

“小遥感觉你今天没什么食欲呢,果然小遥离不开青花鱼呢!”

“我才不是因为没有青花鱼!”小小遥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小遥如果你乖乖的把饭吃完,今天晚上我破例允许你吃两条青花鱼!怎么样?”

“....三条!”

“好!”

于是小小遥又一次快速地吃完了午饭。

————————放学后—————————

“小遥我送你回家吧。”

“....不干!”

“诶!!”

“说好晚上给我吃青花鱼的...”

“啊对哦,那小遥来我家吧。”

“嗯。”

于是小小遥就这样被小真琴拐走了【什么鬼!!

【(*/Д\*)感觉有ooc...写的好烂的感觉...】